从四线争冠到双线溃败利物浦还有办法脱困吗?

9月 9, 2022 德赢vwin体育平台

六轮联赛仅拿到9分,欧冠客场之旅收获惨案,社区盾击败曼城时制造的迷雾已经散去,面对曼联和那不勒斯时的失魂落魄似乎成为了利物浦的常态。从上赛季的四线争冠到本赛季的双线溃败,利物浦的绝非夏窗引援不力那么简单,要解决冠军阵容的老化问题不是那么简单,克洛普需要从厘清战术层面的乱局入手带领红军脱困。

自新赛季开打以来,利物浦的场均跑动距离均落后于对手。跑不过球风犀利的英超球队,利物浦面对“节奏较慢”的意甲球队时同样倍感吃力。圣保罗之战,斯帕莱蒂的弟子们以高一档的节奏冲击对手,平均跑动距离达到11.09公里,后腰组合洛博特卡和安古伊萨的表现尤为突出,红军完全失去了对中场的控制权,压力积聚到了状态不佳的后卫身上。

上赛季中期,伯恩利解雇了功勋主帅肖恩-戴奇,克洛普便成为现任英超主帅中在位时间最长者,由其打造的新红军经历了加冕欧冠和联赛的巅峰,冠军班底老化的迹象凸显。范迪克、马蒂普、亨德森、菲尔米诺等人都已过30岁,法比尼奥和萨拉赫也是年抵而立。在四线争冠的过程中,克洛普便开始着力解决压迫和跑动能力下降的问题,连战曼城时均能录得5成以上的控球率便是红军有意转型的明证。

前场压迫力度下降,中场控制力不足,压力倒灌到后卫线上,阿诺德和范迪克的防区沦为焦土。

埃利奥特和卡瓦略在默西塞德德比中表现一般,提升中场控制力的最后希望落在了蒂亚戈和阿图尔的肩上。

本赛季开打后不久,蒂亚戈便因伤告假,阿诺德状态低迷,对手集中力量包夹路易斯-迪亚斯,红军的中场运输线淤塞,不得已回到了与对手拼体能的老路上来。默西塞德德比大战,克洛普安排多名拼劲十足的年轻球员首发,就是为了避免在跑动距离上被对手落下太多。

对阵伯恩茅斯,利物浦以强横的中前场压迫和刀山球拼抢搏得了一场大胜,这种斗志到了圣保罗球场已消失不见,球员们的体能储备和战术执行力令人担忧。

联赛中,利物浦防线的造越位战术便已经被对手拆穿,那不勒斯的反越位操作更为犀利。

压迫体系强度不在,控球网络组织松散,“世一卫”范迪克也承受不了倒灌而来的压力。

可惜的是,卡瓦略和埃利奥特还无法驾驭这种强度的比赛,努涅斯只能频繁拉边才能获得接球进攻的机会,信心受到了一定的影响。做客圣保罗球场,努涅斯、齐米卡斯和卡瓦略(受伤落选大名单)回到了替补席上,克洛普在排兵布阵时严重低估了对手的能量,红军阵容的活力降至冰点,险些在半场结束时陷入6球落后的绝境。

冠军班底进入战术瓶颈期,红军需要新援带来活力和战术增长点。上赛季前期,利物浦尚未显现出四线争冠之势,联赛中与曼城、切尔西的对决未分胜负,面对中下游球队平局较多,路易斯-迪亚斯的到来改变了这种局面。利物浦从来都是依靠强势锋线带动三线运转,克洛普无力挽留马内,只是希望新援努涅斯能够像路易斯-迪亚斯一样制造战术红利。

努涅斯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禁区杀手,他的出现没有提升红军的攻坚效率,反而削弱了前场压迫的力度。

自2016/17赛季以来,克洛普便放弃了高大中锋,开始依靠菲尔米诺主打“伪九”战术,若塔与马内突前首发时也要承担大量的回撤衔接任务。从理论上来说,努涅斯的“中锋”体格是红军前场亟需的元素,其不错的边中游走能力可以填补马内和奥里吉留下的空缺。克洛普希望努涅斯能够呆在门前抢点,萨拉赫与迪亚斯带领边后卫从侧翼制造杀机。

对阵水晶宫,路易斯-迪亚斯在中线附近活动,萨拉赫从边路送出8脚威胁球,这是中场控制力不足的表现。

对阵水晶宫,努涅斯先是错失门前良机,后又在单兵对抗中落于下风,心态失衡后主动申领红牌。

进攻体系的坐标从“伪九”换成中锋,利物浦的前场施压能力进一步下降,压力随之转移到了后场,阿诺德、法比尼奥和范戴克相继成为了对手狂欢时的背景板。依靠“小快灵”锋线创造奇迹的岁月已经成为历史,利物浦需要时间来解决高大中锋带来的“文化冲突”。到底是“委屈”前场强援适应既定战术,还是以中锋位置更新换代为契机调整战术,克洛普没有迅速给出清晰的答案,努涅斯的红牌停赛以及菲尔米诺“爆发”让他陷入犹豫之中。

以出售库蒂尼奥、引进范戴克和阿利松为标志,锋线和卫线成为红军体系着力点,中场沦为“附庸”。克洛普信奉“用团队压迫取代10号球员”的理念,通过改造后卫和前锋来分担组织任务。随着433体系陷入瓶颈,克洛普有意重启4231阵型,通过堆积前锋来掩盖中场疲弱的短板。

到底是继续433阵型,还是增加4231阵型的上镜率,克洛普还需要继续评估努涅斯和阿图尔的实战能力后再做决定。

上赛季,克洛普帐下有7名锋线球员参与轮换,若塔、马内和奥里吉先后出现在中锋位置上,“常规”时间主打三前锋,绝境之时以四前锋打法进行搏杀。马内、奥里吉和南野拓实出走,利物浦依然还有5名球员参与锋线轮换,卡瓦略亦能扮演影锋,具备继续支撑四前锋打法的条件。

默西塞德德比的下半场,克洛普祭出4231阵型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做客那不勒斯,克洛普在比分落后时只是进行了对位换人,没有继续使用四前锋。

默西塞德德比战中,努涅斯与路易斯-迪亚斯的活动区域重合度较高,年轻的左中场卡瓦略有些手足无措,克洛普在易边后变阵4231,利物浦的进攻变得活络了起来。对阵那不勒斯,克洛普在比分落后时却没有沿用四前锋打法,只是用若塔和努涅斯对位换下了状态不佳的菲尔米诺和萨拉赫,给予了新援阿图尔首秀机会。由于体能和对抗能力达不到主力标准,阿图尔只适合作为“五换制”背景下的替补出场,到底是依靠这名问题球员继续坚持433,还是将四前锋体系确立为终极杀招,摆在克洛普面前又是一道思考题。

两位名声在外的新援,两位天赋不凡的小将,共同制造了两道战术思考题,克洛普需要尽快给出答案。

从上赛季中后期的七人锋线推动四线争冠,到今天被“巫婆下蛊”后落入双线的泥沼,利物浦的坠落有些令人始料不及。阵容老化,更新换代又没有跟上,攻守失据,战术迷局之后隐藏着巨大的伤病危机,利物浦徘徊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。在过往的执教经历中,克洛普熬过了2014/15赛季的“情飞德乙”和2020/21赛季前期的大溃败,有着丰富的“逆袭”经验。如今的情况尚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克洛普如果能够及时攻克两位思考题,利物浦便有希望转危为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